[散文随笔] 【百番乡愁之三十二】永远的二十九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2-27 09:38: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正月二十九
        老家的年,格外的长。过了初五,各灯山便开始排练花鼓节目。每条待都能听到锣鼓家伙“当不啷当”的敲打声,七八位十来岁的女孩加紧排练着十字舞步,大家推选好嗓门的汉子来挑曲子。主妇们也排练一场五六分钟的小品,以娱乐搞笑为主,免不了有人扮个小丑,头戴五颜六色的气球,摇着一个拨浪鼓在人群里逗乐。

        从正月十四,家家户户门前挂起大红灯笼,喜庆的气氛再次点燃街道,孩童们提着小灯笼,甩着小花炮,村庄顿时热闹起来。
        十四晚上开始打花鼓,五伙队伍在村里各个街口每晚打一遍,持续到正月二十晚上。那些精心编排的小品称为“丑故事”,逗得人们喜不自禁,津津乐道。
        整个正月,村子都沉浸在浓浓的年味里。过了二十九,才开始计算着今年种什么庄稼,去哪里打工———一年之计,从二月开始。
        话说正月二十九,有当年的最后一场花鼓。因为这一天是村西龙王爷庙宇的节日。庙宇坐落在离西池塘不远的村西,西岸庙的名号想必由此而来。红墙铜瓦的大厦,坐西面东。这里供奉着龙王爷、火神爷、财神爷。常年香火燎绕。传说龙王降雨量的多少主着一村人今年的收成。一般来说,每年正月二十九都会在西庙宇唱大戏。若是哪年天旱收成不好了,人们就会议论纷纷:
“忘了吧,正月二十九没给神明唱戏!”
“我说呢,今年咋死活不下雨!”
        大约在我十来岁时,一个寒风呼啸的冬季夜晚,西岸庙的大殿无由来的失火,那段时间人们诚惶诚恐,谈火色变,不知道将会有什么不幸降临在村庄。从此以后,人们依然在那残垣断壁的神龛前烧香瞌拜。
        在家的那些年,每逢节日,我也去神前烧柱香,祈求神明的保佑全家安宁。
        许多年没在家过完整个正月了,也没有到过西岸庙烧香,但心里敬畏所有的神灵。心诚则有,神明不会与我见怪。去年,村里集资修建了西庙宇,我曾特意回家敬神,烧高香,愿国泰民安,愿风调雨顺,愿老人安康,愿孩子活泼,愿万事如意,愿心想事成!
发表于 2017-2-27 15:3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