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冬天小记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1-10 08: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yh梁 于 2018-1-10 10:44 编辑

      前些时日,因远在C市的父亲身体欠佳,心里着急,立刻休了年假往回赶。路上才想起,为治理雾霾,C市今冬实行单双号限行,外地车概不例外。当天我的车恰逢单号,不得入市,这下傻眼了。多亏得知我回程的老哥,回过话来,说有一条老路,可以绕行村庄,回到家里。
车子一路向北行进,不出一个小时便到了C市西高速出口处。
      刚出交费口,便被周边乌压压停放的一堆车给惊住了。待摇下车窗打听,得知这些挂有外地车牌的车和我驾驶的车一样全是单号,因无法进入市区,在这里滞留。正在此时,有人上前询问,有需要停车的吗,有地儿专门泊车。好家伙,生意真是无处不在,不多会儿,便见有车主上前咨询泊车事宜;不远处,绿色的或蓝色的出租车一辆又一辆等候着前来打车的外地倒霉蛋儿们。我心里暗喜呀,亏得我还有后招。这不,赶紧给老哥打了电话,询问传说中那条老路的具体位置。
      一路搜寻路标,终于在离外环路不远处的一个路口处找到了老哥所描述的老路。
      此时,导航已无法指明路向,因这条老路是一条无名号的村野土路,路面坑洼不平,车辙深陷。好在这条土路上来往车辆挺多,有小车,更有大车,仔细一看,车牌号清一色都是单号。心里顿时明了,这条乡村土路的作用不可小觑,碰到如我一样有急事要办的外地人,关键时候可救急。一路颠簸,一路打听,终于驶到路的尽头,进入城中村内,又途经两个村庄,左拐右弯,行到了家门口。止不住感叹,不容易呀!穿 越千山万水找到家,看到了我的老父亲!
      昨天晚上,同远在苏州的女儿微信聊天。
      女儿打出两个字:亲妈!然后无下文。
      根据以往经验,我已猜到结果,便回复女儿:么事?
      女儿立刻回复:紧急支援冬装费。
      “多少?”我的用语经过女儿多次熏陶,早已简洁明了。
     “如图所示。”女儿秒回,更是棋高一着。
      待我仔细辨别,只见图片显示:12.12年终盛典¥268,价格还OK,于是手指一点,红包已经转账发出268元。这数字全是双数,吉祥如意,心下暗想。
      “你还真是一块都不多给。是亲妈?”女儿发来一串省略号。
      “路上捡的!”我立马回复。
      “我不想上大学了!”微信页面上飘来女儿打来的几个字。
      我立马傻眼了,回问:为啥,亲闺女?
      “因为我又穷又冷还没有人喜欢我!”女儿发的文字好可怜呦,震惊了我的小心脏!
      “熊孩子!”我立刻回复三个字,狠狠地戳了一下闪烁的视屏。
      一会儿功夫,女儿飘来几个字:最近大学流行的网络语。
      “好吧,容我消化一阵儿。”我回复了女儿一个无比困惑的表情包。
      女儿回复拜拜早已下线,而我则久久回味在女儿所谓的网络流行语当中。
      仔细想来,女儿上大学的城市地处长江以南,虽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却是春夏秋冬,四季分明,又因长年多雨水,河道纵横,湖泊密布,冬季偏冷湿。于是乎,入冬以来,原来因为喜欢苏州温润气候的女儿,时时因准备过冬衣物不足,向我索要购买冬季棉衣的红包钱,原因无外乎天很冷,实在是没有北方的冬天舒畅。女儿的抱怨一日日增加,终至于有一天提出:为什么不如北方一样供暖呢?好怀念北方的冬天呦!
好在,女儿所住的宿舍安装有空调,可以缓解一下寒冷。没几天,女儿又发来感叹:因用电量剧增,有一宿舍楼发生配电柜着火,整个楼层烟雾缭绕,吓得一学姐穿着睡衣拖鞋和逃生。如此几番,女儿的抱怨渐渐没了音讯。想是,已逐渐习惯了南方的冬天。
      女儿的微信又飘来感叹:妈妈,感觉我又喜欢这个城市了,虽然这里的冬天有些冷,空气却很干净,天空总是很蓝。
      “喜欢就好,学本事的同时也要记得按时吃饭呦!”我又开始了天下母亲皆爱说的话,有事没事唠叨唠叨。
      “放心吧,女儿我虽貌美如花,却是喜欢用才华拼实力的人!”女儿又开始贫嘴了。
      想着女儿离开的半年里,渐渐独立,变得懂事,虽有些抱怨,时不时发些吐槽,找些理由额外索要些红包,却惊讶于女儿的成长。所以忍不住便会为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儿点个赞。
      并随附一句:好样的,年轻人。
      已是大雪节令,天气干燥又寒冷,行走在人来车往的街头,除了西北风吹过的呼啸,便是小贩此起彼伏的吆喝。突然很期待冬雪的降临,想听听踩在雪地上,脚下嘎吱嘎吱的声音;想看看一群孩子堆雪人、打雪仗的情景。
      北方的冬天,山是灰色的,老树枝丫光秃秃的,连空气里都带着冷色的基调。尤在户外连呼出的气息里都袅袅呈白,仿佛要结成冰丝儿。等到了数九寒天的时候,真是万籁俱寂,天地一色,灰暗冷凝,那怕穿着一双笨重的棉靴,系着暖融融的围巾,戴着厚厚的皮手套,裹着长长的大衣,依然挡不住寒风的凛冽。
      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河流停了奔腾不息的流淌,鸟儿停止了寡淡的鸣叫飞去了遥远的南方,田地里千里畅荡,没了丁点遮挡,以往四处奔窜的小动物几乎没了影踪。这样的季节里,如若有一场雪的降临,真是让人心醉。雪天里,我习惯将衣柜里的毛呢大衣铺在白净净的雪地上,用小棍了轻轻扑打灰尘;偶或行走野外,看雪拍景,这样的时候,心思如墙角无人践踏过的雪,无比安宁。
      北方的冬天,我喜欢在某个回乡探亲的日子里,同家人围在炉火旁,烤着热腾腾的红薯、黄灿灿的糯米团子,说着家长里短的事,禁不住等待,尝一口团子,烫了嘴皮的时刻,每至这样的光景,我便愈发想揽住光阴,留住这些温馨的过往,留住这兄妹畅谈,父母聆听的寸光。可惜,岁月如白驹过隙,这样的情景早已过去经年。如今,母亲的家里早没了炉火,代而用之的是电磁炉、电饭煲、燃气炉。。。。。。看着上了年纪的母亲,将现代灶具使用的如此顺手,我竟有些惊呆,想必,连母亲都习惯了的东西,从前的炉火还真是成了时代的稀罕物,所谓对炉火的记忆,概是出于对家的想念吧。
      北方的冬天,虽寒冷至极,于我来说,竟是喜欢到超越对其它季节的感情。想来有些好笑,原因竟单纯缘于每至冬天,我可以用大衣裹严实了自己,选择在有阳光的日子,或是雪花飘落的时候,漫步于街头,沉淀心灵;又或择一角落,静静地品茶,一目十行地瞄书里的故事,这样的时光里,我会留意来来往往忙碌奔波的人们,通向四面八方的车流,凝视那仍滞留在枝干上的枯叶,在风的阵阵侵袭下,终于零落的孤影。到底是禁不住冬去春来的轮回,终究要化作尘埃,于河流,于泥土中。等来年时,春草又生,枝叶又绿,那一片是你呢?又去那里寻觅你呢?
      女儿的微信又飘来文字:妈妈,我舍友有了恋情,是留学加拿大的高中同学。过几天,要不远万里飞来看望舍友,还要请我们吃大餐。。。。。。
     “是吗,是很期待大餐吧?”我回复女儿话里充满了看透心思的味道。
     “可以别这样赤裸裸的揭穿吗?其实我期待一场风花雪夜的爱情呦!”女儿妙回,并发了一个耍酷的表情。
     “很期待!”我如是回复女儿,一如我期待冬天每一场雪的来临。
      想必,无论是年轻人的爱情,还是冬天里雪花的飘落,一样地美好,让人期待!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