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剧本] 《家有宠物》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6-11-1 19: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有宠物》
1.
    拴柱娶了个媳妇如花似玉,拴柱的爸妈高兴得合拢不住嘴,就连拴柱也高兴得眼睛眯成了条缝。那劲头,如同小孩子得到了一个心仪久盼的宠物,左看是喜欢,右看还是喜欢,喜欢得无于言表,走起路来直想蹦高高。
    拴柱媳妇名叫小霞。小霞,这个名字不仅想象着光鲜,叫起来也很顺口,听起来还非常悦耳。拴柱拴柱,听起来就给人以恐惧感,拴柱的意思不难理解,谁都知道是拴到柱子上只怕跑了,叫起来也土拉吧唧。
    拴柱娘说:“庄户人家,土就土吧,人实诚。好活......”。
    小霞可不这么认为。对着二老时,小霞把声音提得很高扯的也很长,仿佛一只亢奋的公鸡啼鸣:“拴——拴——柱”。
    这一惊一乍的,拴柱娘那个担心啊,就怕一口气吐出去收不回来,她的那个拴着的柱柱可不能弄丢了。拴柱娘擦擦额角的冷汗,撇撇嘴:“哎呀呀,这是弄甚来,就像是被狼决住了”。
    “瞎嘟哝个甚,人家小两口斗嘴玩玩,你老婆子参与个啥”。
    “唉!那是嫌弃咱娃名字土气呐,讨吃养个画眉鸟,不知道肚饥只图听个瞎叫唤,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呀”。
    “咱活甚能?咱就是活娃呢,孩子们高兴怎么叫就怎么叫!咱还不是盼娃儿们好来着”,拴柱爹数落着拴柱妈的不是,“这名字咋了?一土一洋,两口子过日这叫互补,没看看拴柱高兴的样子,这一对活宝可是天作之合古来佳配啊。哈哈哈——”。
    拴柱爹磕磕烟袋粘上一锅“吧嗒吧嗒”抽起了旱烟,烟气顿时在空气中弥漫,拴柱娘皱皱眉也不反驳,继续低头继续操弄着家务。
    小霞因憋气而涨红着脸,显得更加娇羞楚楚妩媚迷人。拴柱乐得看她的那个样子,偷偷跑过来一把把她抱起,进了自己的房间。
    “拴——拴——柱”,小霞挣扎着两腿乱蹬,胳膊紧紧的搂住拴柱的脖子不肯放开。其实,私下里小霞还是喜欢偷偷叫声“柱柱哥哥”,那个轻声细语,那个柔情蜜意,直使拴柱感觉到心里麻麻的,骨缝间酥酥的,拴柱陶醉于这种享受,这种飘飘云游的神仙境界。
    这种声音不是什么人都能消受得起的,拴柱娘就是其中之一,她就听不惯那种声音,听到那种声音她就只感觉到浑身无可名状的难受,那种肉麻的声音以及那声歇斯底里的叫喊,她受不了,生活在这个氛围里,她想躲但怎么也躲不开。在这种惊魂失魄和形似浪荡的声音中经受折磨,这种声音常常使她在提心吊胆的同时,迅速地起一身鸡皮疙瘩,忍不住抓取痒痒挠挠挠,甚至有时直接用手挠挠,以至于后背出现了一缕一缕的伤痕,旧痂未定又有了新的痕迹出现。可是,儿子拴柱喜欢,拴柱不仅喜欢听也喜欢看,喜欢得只要是小霞甜甜的一声“柱柱哥哥”,身上的一切疲劳和烦心之事便跑到爪哇国里烟消云散了,至于小霞想有点什么小小的要求,那一定是有求必应,并且也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兑现。因此,小霞也就有了一个绝妙的秘密武器,一声娇滴滴的“柱柱哥哥”拴柱立马缴械投降。
    拴柱爹四处寻医问药,也没能治好拴柱娘落下的病根,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一天一天的过着。小霞的肚子日渐丰盈起来,然而脸色依旧没有摆脱菜黄,拴柱爹看在眼里,无奈的叹口气,他总是感觉对于小霞有些亏欠,有心弥补又无能为力。拴柱爹身处一家频临倒闭的国企,除了工资不高,还每天忙得要死,偿还买房子欠下的债务是笔不小的开支,实际能拿回家的钞票就所剩无几,所幸家有田地种得些瓜果粮食,蔬菜虽然不足,粮食还算充盈。油盐酱醋都得花钱购买,紧紧巴巴的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即使是偶尔从徒弟手里讨得些用细米丝套来的兔子,拴柱娘精心炖些汤汤水水,家里的饭菜也算是有了荤腥。
    拴柱娘勤劳朴实,每日里操持家务,抽工末负去菜市场捡些剩菜烂叶滔滔洗洗,尽力改善一家伙食,虽是粗茶淡饭倒也做得味美可口。小霞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每日间也就是看看电视玩玩手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每当拴柱上班要走,就搂住他的脖子不让走,左一声“柱柱哥哥”右一声“柱柱哥哥”,粘的拴柱没有办法。
    拴柱偷偷卖了家里两麻袋玉茭,到狗市抱回一只谷乱毛异的小狗狗,小霞烫染了头发,棕红色的波浪卷卷和狗狗一般。
    “嘿嘿,有圪计小意思”,拴柱爹笑着摸摸,小狗狗朝他摆摆尾巴撒开了欢,一泡尿撒在了客厅茶几腿上。
    拴柱娘拿起鸡毛掸子就要打,拴柱风风火火跑过来一把夺下:“跌五百块钱呢。”
    “我捏败家的祖宗呀!你不做生活弄跌张嘴货让谁伺候能呀?”气得拴柱娘把脚跺得生疼也无处发泄。
    不一会,拴柱买回来两条链子一短一长,短的一尺来长金光闪闪,长的一条一米来长银光耀眼。拴柱高兴的短的一条戴在小霞脖子上,长的一条戴在“泰迪”脖子上。
2.
(未完待续)
                                                              ——2016.10.15 牛琼




发表于 2016-11-1 21:5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慢慢品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11-6 21: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一叶灼山~牛琼 于 2016-11-6 21:58 编辑

《家有宠物 2》
2.
    “哪家养活跌祸害来?可真真会寻地方,天天往俺家门口拉屎撒尿能!”一大清早妇人的怒骂声从楼上传来,激荡着一阵回声,紧接着又是一句刻毒的话语,“真真是缺家少教捏货”。
    “又屙你家门口了?哎呀呀,真真对不起”,拴柱娘拎着笤帚掂着簸箕慌忙跑出来满脸堆笑陪着不是。
    “住单元楼还能养狗?!”妇人呵斥道,随手“咣当”一下关上了防盗门,“真是的”。
    “唉!养活跌活祖宗尽给俺惹事。”拴柱娘讨了个没趣,狠狠地向泰迪踢了一脚。
    泰迪嗷嗷叫着狼狈逃窜,连滚带爬跑回家里,拴柱娘脸上青一阵子红一阵子,就像是自己干了件见不得人的事,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唉声叹气的打扫起楼道来。
    小霞趴在窗台上听到狗狗凄厉叫声,那一脚如同重重踢在她自己身上,心尖隐隐作痛,两眼泪水盈盈欲滴但又无处发作,呆呆的看着窗外面景致打发时光,感到无聊至极!泰迪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悄悄地卷曲在阳台一角乖巧的打量着它的主人,可是它并没有得到它所希望的安抚。
    窗外,偶尔有三两只麻雀在月季枝头上停留,片刻又悄然离去,一切重归于寂静。此刻,没有一个过往行人,周围静静的,静得有点冷清,除了小狗泰迪啃咬橡胶骨头之外,仿佛没有一丝幽灵活物。小霞就在这孤独与宁静中寻找着,心中一片茫然,了无头绪的大脑恍如抽茧拔丝,丝丝都在剥离着自己,剥离得自己的身体丝毫不剩。此时,楼下花池里的冬青已悄悄泛起绿意,小草萌发嫩黄,月季枝梢已然微红,那抹微红正如她那潮湿的心思泛滥着焦渴,“柱柱哥该快回来了吧?”她偷偷地问着自己,然而,外面没有一个人影,眼前的空旷让她有些害怕,一丝冷风吹来,禁不住浑身打起了寒颤。
    “阿嚏——阿嚏——”人们说,一想二骂三感冒。小霞也没有具体数数自己究竟打了几声喷嚏,只觉得阵阵寒意无情地向她袭来,头脑中仿佛产生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这个空洞正在急剧地膨胀,而且愈来愈大愈来愈难以加以控制,视乎就要冲破脑袋的封锁喷薄而出。
    “阿嚏——阿嚏——”
    “春寒料峭能,看,吹感冒了吧?”拴柱娘又是嗔怪又是心疼。虽说“荞麦不是耧耩的,媳妇不是婆养的”,但毕竟儿媳妇也是自家人,不管怎么说吧,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也怕不好向儿子交代,于是,放下笤帚簸箕就去熬姜汤水。
    煤气灶兹兹冒出蓝色的火焰,不大一会一碗姜汤水熬好,放许些红糖拴柱娘端在儿媳妇面前,小霞皱皱眉无奈地接过碗,端回了自己房间。拴柱娘腾出手来又赶快去看看泰迪受伤与否,直到查看无恙,才记起擦擦额头即将迷眼的汗珠。
    “我的大呀!”拴柱娘长长地喘了口气。她庆幸自己在盛怒之下,没有一脚踢飞辛辛苦苦收获来的的两麻袋玉茭,虚脱得无力瘫坐在客厅的椅子上。
    六十岁为一辈,栓柱娘算得自己刚刚跨进六十岁门槛。传说中,人近六十就都得进入自己为自己修筑的墓穴,这个墓穴有一个极其好听的名字,叫做:知死墓。就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外国使臣进贡来一只老鼠,此鼠硕大无比,锦毛玉爪蛇目钢须,煞是好看。然而却凶残至极,无人能降无物能治,文武百官对此束手无策,国王龙颜大怒,举国震惊。想我泱泱华夏大国,竟然毫无办法克之,传扬出去岂不被弹丸小国所耻笑?一时间招贤纳士皇榜告示遍地张贴。
    拴柱娘在墓穴里呆着饥渴难忍正等得苦闷,这时儿子拴柱从墓道口递进食物,述说一段过往旧理,当说到国王招贤降鼠之时时,拴柱娘两眼放光,急忙催促拴柱快揭皇榜,“吾,有良策克之,定能大获全胜”。
    拴柱揭了皇榜,拴柱娘奉召得宣。于是,拴柱娘便怀揣一猫,进得宫廷,文武百官左右列队相迎。只见拴柱娘向怀中只是一拍,但听得一声猫叫,那硕鼠一阵颤抖竟然小了许多。拴柱娘再拍,那猫再叫,硕鼠继续颤抖,片刻间那硕鼠缩作一团,那头硕鼠变得如若麻雀儿一般大小,颤颤栗栗卷曲在一旁,顿时失去了原有的光华,被拴柱娘的小猫玩弄于股掌之间。国王大喜,昭告天下:敬老爱老。从此全国以老为宝,以猫为宠,拴柱娘也就从知死墓中解救了出来。孰料好景不长,日久天长,那猫养尊处优日渐变得又懒又馋,与鼠勾结,于是乎鼠患猖獗一发不可收拾......
    拴柱娘继续用猫已失去原有效能,国王震怒,遣罪办事不力,一道令下,知死墓又在全国重新兴起。拴柱娘又被赶回知死墓中,只是原本留有递饭送水的缺口,拴柱正在面无表情地用石块一块一块的用力填堵,拴柱娘憋足了劲,一阵子狂呼乱喊......
    “饭做好了!怎么坐在椅子上睡开觉了?”拴柱爹轻轻推了推拴柱娘。
    “唔。这就去做”拴柱娘擦擦额头上的冷汗,惊魂中原来是做了个梦,起身往厨房走去。
    泰迪就像是一个健忘的孩子,摇动着尾巴欢快地跑来,在身边跳来跳去,拴柱娘顾不上去理它,开始做起饭来。回忆回忆梦里的情形恍然入就在眼前一般,拴柱娘不由得叹了口气,“老猫绾着小猫睡,一辈传一辈!”古话说的一点不差!自己小的时候,又何尝不是爹娘的宠物呢?
不知不觉已过午时,拴柱娘才端出饭来。
    小霞喝了姜糖水盖上被子睡了会感觉好了许多,窝在床上玩着手机打着游戏,泰迪卧在床边叼着玩具啃着橡胶骨头......
    拴柱娘请了半天,小霞才放下手机,撅着嘴从房间里懒洋洋的走了出来。

3.
(未完待续)
                                                                                                                                                  ——2016.10.25 牛琼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1-7 12: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期待,短短数字,把婆媳的关系刻画得淋漓尽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9 15: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家有宠物3》
3.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刺破了宁静的夜空,也刺破了小霞的肚子,小霞的肚子就像一个膨胀的气球,随着孩子的哭声立马干瘪了下来。
    “家里有个老婆叫小霞,长得美丽又勾魂,一付娇小的小身板,生了个大胖墩......”,拴柱高兴得手舞足蹈的唱了起来。
    “哎哟!还是个带把的。”拴柱爹看看一体通红满身绒绒毛的孙子,更是喜笑眉开,“嘿嘿,爷爷终于也有了个小耍花”。
    “爬半半,你个老不正经的。”拴柱娘端着少半盆温水,一边用棉花蘸蘸水,一边给孙子擦拭身体。
小狗泰迪也兴奋异常,东闻闻西瞅瞅在床边蹦来跳去,左穿右窜始终没能跃上床去,只在周围“嗷嗷”蹦着瞎叫唤。
拴柱爹讨了个没趣,一把把泰迪抓起向外间走去,但又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忍不住像逗小时候的儿子把泰迪抛向空中,然后接住。泰迪受到惊吓,也不管自己的主人是谁,猛的一口咬去,拴柱爹那个本来就凹凸不平的酒糟鼻子立马增添了四个深深的坑槽。那些坑槽盈盈渗出血色宛如涌泉,不大一会洼坑已经填满溢出外面,鼻头呈现几条涓涓溪流越过修剪过的草坪向嘴唇汇入......
      泰迪聪敏警觉,不管是楼里楼外,只要有丁点动静就会立马示警。泰迪的叫声不足以吓退强势的盗贼,却能够提醒、呼唤主人保持警惕。泰迪勇猛,只要主人跟在后面,它就会穷追不舍,泰迪最大的功劳是紧咬着捡破烂的裤管用力往回拖拽,使得拴柱爹追回了他那唯一的交通工具。
      那辆破旧不堪的自行车放在楼外,自家的窗户底下,虽然说现在也值不上几个钱,但却陪伴着他风里雨里度过了三十多个年头,上班下班离不开不说,即使是偶尔和拴柱娘兜个风,以及家里的生活用度都要靠它“吱吱呀呀”驮来,如果论功行赏的话,在家里当算是功勋卓著。因此,拴柱爹对泰迪也就另眼相看,渐渐地喜欢上了它,不时弄些剩肉碎骨喂养它。仅管这样辛勤付出,泰迪这次可不买他的账,毫不留情的一口下去,直咬得拴柱爹心里生疼生疼。
      拴柱爹赶忙撒手,泰迪重重跌落在地上,“呜呜”哀嚎着向里间慌忙逃窜。
    “哎哟!我日他大呀,真正是狗脸葛亲家。”拴柱爹摸摸鼻子还在,悻悻的去卫生间照镜子,悄悄找来卫生纸擦着鼻子瓮声瓮气的自言自语,“跌是耍恼了啊。”。
      拴柱爹不敢声张。他不敢有任何怨言,更不敢让人们知道,自己鼻头的伤疤居然出自自己心爱的宠物之口,就像他时常忍受着自己儿子拴柱的盘剥,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只好打掉门牙往肚里咽。
     “我说。去,去买只鸡回来。”拴柱娘朝外面喊道。
     “啊哦”拴柱爹应着,也不多加言语,他知道那是老婆子在和自己说话。拴柱娘和他说话总是直来直去,从来就没有带过什么亲昵的称谓。多年的默契已然成为习惯,拴柱爹戴上口罩,低着头骑上自行车,生怕别人认出自己,风风火火从菜市场跑回家,一只鲜嫩的白条鸡放进厨房。
       拴柱娘喜得孙子,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忙里忙外也不觉得累。拴柱爹闷头在客厅敲着烟袋哼着小曲:“......你是何方妖鬼怪,半夜三更跃墙来......”。
     “一直叫唤鬼甚能!叫你买的鸡在哪呢?”拴柱娘问。
     “就放在水缸跟前能呀。”拴柱爹应着。
     “水缸跟鬼影也没有啊。”拴柱娘四处寻找。
     “不能吧?”拴柱爹放下烟袋前去照看,果然白条鸡不翼而飞了。顺着斑驳血迹,老两口沿路寻来,阳台一角,泰迪正津津有味地啃着。一只完整的鸡,一条鸡翅已不见了踪影。
       拴柱娘抢先一步就要去拿,拴柱爹赶忙一把拦住,角落的泰迪“呼呼”呲牙虎视,不容任何人来侵犯。拴柱爹一手拿笤帚扒拉泰迪,一手迅速把黑乎乎的白条鸡抢了回来。
     “嘿嘿,捏是天生的畜生!翻脸就不认人,小心咬你一口。”拴柱爹笑笑,“跟俺还耍心眼?”
      泰迪急的直咬,笤帚面目全非。
     “老不中用,小不中用”拴柱娘喋喋有声,“养活跌造干甚能该?!”接过脏乎乎的鸡洗洗炖去,“叮叮当当”不大一会,厨房里飘出香气,四处弥漫。
       阳台上,泰迪“旺旺——旺旺——”不停地叫唤着。
       拴柱爹叹口气;“唉!咱说是养狗防贼能,没想到养贼防狗哇”。
       小霞头上戴顶无沿白色帽子,大大的红布条十字镶嵌其上。太阳透过窗帘射入微光,映衬着她那一张白净而又惬意的脸,静静的躺在床上习气养神。
       泰迪卧在床边,长长的舌头如同窜动着的火苗,不停的熏烤着它那油光而又黝黑的鼻梁。

                                                      ——2016.11.16  牛琼




《家有宠物4》
4.(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