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锦溪心语】99——我眼中的自己(一)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6-25 11:21: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锦溪心语99——我眼中的自己。


写在前面:
        最初,我们是通过别人来认识自己的,因为考了好的成绩,别人说你是优秀的,于是你以为自己真的是优秀;因为某些地方不被人喜欢,你被人厌弃,于是你自卑;小时候为父母为老师而活,后来为朋友为亲人为儿女而活……很多年以后,我们终于学会通过自己的内心来认清自己,不再那么在意别人的想法,因为你终究做不到让所有人喜欢,于是你尽力做到让自己喜欢。


王新地:

我眼中的自己
        我眼中的自己,为人憨厚,做事实在,就是不讲究生活生活,特别爱贪玩。从小到老,练就一双好眼睛,看准的东西都比较上档次。所以一生走来,心中留下的都是美丽。看山山美,看水水美,看人人更美。即使一些人开玩笑,蒙我的眼睛,但我的心告诉我 ,当在放开时的一刹那,我会看到更远的美景。因为心中有善就有美,心中有爱就有美。美的空间无限大,即使天灾人祸,那怎能把大自然覆盖。我坚信心想事成,我坚信好梦成真。不经意在交流学习中 ,所有大人小孩,男女老少,都喜欢和我交朋友。当有人遇到过不去的坎,喜欢和我交流 ,我总是鼓励他们,只要选对目标,努力奋斗,没有攀不到山峰。人生就是历练才能成钢,雄鹰能在天空翱翔,经历过多少狂风暴雨。曾经我在海上坐游轮十七小时 ,一对海燕一直陪着我。它们的精神我十分佩服。我自己认为我 虽然贪玩,但十分开心。每个人都是我的老师,他们身上都有我汲取的精神力量。人生短暂,实实在在做好自己,不往来世界一趟。贪玩的我,愿和大家每天分享。


郭慰玲:
我那两条暂时找不到的裙子

        我相信它们是被我藏起来的,不会从此不在这个家里,有一天它们会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穿在我身上,这是肯定的。它们不会长腿自己跑掉,只是我不小心把它们忘在了一个我踏破铁鞋找不到的角落,不是角落,因为也有骑驴找驴的时候,物质是存在,而人类的意识是虚无的,它片刻的短路,让我忘记了东南西北。我终究是不相信的。然而我为此找了整整三天,还是有一条裙子没有找见,关键是前段时间我准确地看见它躺在放被子的那顶柜子里,然而我把所有的被子拿出来,还是没有找到。另一条裙子是怎么找到的呢?也是我写下第一段时,被忽然腾起来的倔强给点燃了。我把三个装夏天衣服的袋子全部倒出来,像大检阅一般把所有能穿的,不能穿的分开,该洗的和熨烫的,重新做了整理。理所当然是没有的,因为这三个袋子我已经作为重点翻了两次。但就是这种誓不找见不罢休的劲头,让我把目光投向更多的地方。我忽然在高于它们的一层,放着一条冬天被子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纸袋子。里面除了要找的衣服之外,还有几条从衣架上取下来的裙子。它们一点不因为我没有想起它们来而玩失踪,也没有因为我厚此薄彼而板起脸,它们一样地让我想起了买它们时候的场景和价钱,连同二姐送我的衣服,一样地再次来到我的世界,成为我以此出门的原始的装饰。那条找不见的裙子,我借口不是太想穿,而放下了找它的执念。再一次想起“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如果两条找不见的裙子到此结束,未免有些不值得记下来了。它们带给我的,除了要撑满整个夏天的心思,还带给了我很多想法。先是冬天,刹那间跳进我的心里,它像我的厚棉衣棉裤一样,被季节暂时锁起来了,它要等到需要很多小动物,像飞蛾一类的小生命死去的时候,需要所有植物做出休息和调整的时候,就出现了。任何东西都不会不存在,存在与虚无因为人的意念而完全不同,所以世界就是“我+我之外”,或者“需要+需要之外”。我那忽然翻出来的衣物,也因为我把它们和商场所挂的衣物做了类比,它们还完全可以穿一个夏季,在洗了之后,经过烫熨肯定会焕发生机。
       我忽然被巨大的虚无击中了,存在是如此渺小,就在小小卧室内,就在卫生间传来的洗衣机的声音里,在客厅偶尔传来的电视上,儿子如果不需要我去管束,他也成为存在之外了。儿子这段时间有种强烈的独立意识,他认为小学和初中的过渡期,应该给他足够的空间让他适应。这点我应该相信他,他六年级的变化与我的管是没有多少关系,甚至我的管,并不能让我在想象中起到好作用。变化应该归结于他数学老师的教学方式适合了他,为此他因为老师的喜爱和信任,劲头愈发足,并带动了他对其他科目的学习兴趣,以及他的理想。
       我再一次想到我,我是谁,如果不提出这样的问题,我永远是那么一个,在妈妈和老师之间周旋的角色,剩下的便是父母跟前的女儿,兄妹跟前的妹妹或姐姐,然而我单调的工作和性情,给别人带不来任何的价值,甚至父母传递给我的健康,也成了我可以忽视的理由。因此,最根本的还是母亲和老师,然而这并不是我,只是两个场合中需要我而已,只是一个极小部分的自己。这一极小的部分,可能是呈现给别人的,更多的那部分,时时刻刻在与我纠缠着了。
       这才是重要的。




韩胜利:
我眼中的自己
        当看到这个题目时,跳入脑海的那个问题是“有多久没照镜子了?”。遗憾的是我回答不了自己这个问题,因为我一直是个比较随意的人,从来不知道去刻意的整理和改变,于是我迫不及待来到了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有点好奇。为什么很少照镜子的我没有一丁点陌生的感觉呢?不管白了,黑了,胖了,瘦了,还是一如既往的熟悉。
        不过,照了半天,也没搞明白眼中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或许因为总是先想着他人的原因吧。在家里,有好吃的先想着家人,自己觉得什么都行,于是我不知道喜欢吃啥了。穿着上只要还能穿的衣服总不愿意丢掉,觉得糟蹋了,于是养成了穿什么都不讲究的习惯。出门在外,以前总有招待不完的朋友,不管什么麻烦事,只要别人开口就去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于是,我赢得了周围人口中“好人”的称号。世间之事有顺风就有逆水,当背字当头时,自己成了大家眼中的瘟神,唯恐躲之而不及,往事如流水般成为了过去,剩下的只是个与时代格格不入的自己,静静的接受岁月的再一次磨砺。


吴迎果:
锦溪心语:我眼中的自己
        昨晚,我说照照镜子再写自己,其实是开玩笑。古人云:人贵有自知之明。有人的时候,我一脸微笑,是发自内心的;独处的时候,常常进行自我教育,反思自己的缺点,许多,许多。其它的不说,就日常生活而言,我的最大缺点,一是懒,再就是太懒。白天坐得东荫倒西荫,到夜里发现还没洗衣服。赶快抓紧时间洗衣拖地。典型的“夜里熬油纺线”。因为没有及时整理家务,朋友若临时说来家,我从不敢接待,美其名曰没有“提前预约”,前段父母姐姐要来晋城,临时抱佛脚,我里里外外紧收慢拾,干活到夜里两点,整个人都垮了,才感觉把家收拾得能见人了,结果,爱干净的姐姐说衣帽间太乱,厨房东西太杂……前几天在电视上学到一个新词“懒癌”,说的就是我这类车到山前才修路的人吧。若是能有决心治好懒病,洗干净脸面,也能做个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妻良母吧,只是现在还是“嫌妻凉母”。
       在为人处事上,遵循奶奶的家训,与人为善,不欺弱,不仰贵,凡事凭良心做,心安即可。也许吃了些许亏但不自知,总觉得欠着许多的人情,择日慢慢还。所谓“憨乎乎,天照顾”,就是这样过吧。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愿修心养性,努力做无愧我心的好人。
发表于 2017-6-25 23: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认识自己,不断前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7 19:56: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是路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