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百番乡愁之四十四】酒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6-27 00:08: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平第一次尝酒,我才三四岁,刚有记忆。只记得是过大年跟着父亲去十里外的阳平村给太姥姥拜年。太姥姥炒了几个菜,把橙色的柿子酒倒在一个六寸高的瓷壶里(不是酒壶,方言叫“了壶”),在锅盖上温好,然后倒在酒杯中。大家都盘腿坐在太姥姥烧得热烘烘的火炕头,说着话,吃着菜。年轻的父亲端起杯,仰脖一倒,咽了下去,夹一筷子菜,就一口酒。酒壶空了,父亲面红耳赤,就顺势倒在炕上睡着了。我也曾拿筷子在父亲的酒杯里蘸一点点尝了一下:哎呀呀,苦涩难咽,味道实在不好。
        那时有种“竹叶青”酒,比较罕见。在我家堂屋的柜子上摆放着一瓶,许久没开封。淡绿色瓶子,商标上画着一丛绿竹。我那时大约七八岁,听说这酒是甜酒,就想尝尝。有一天家里没人,我搬了板凳踩着,取下了这瓶酒。用牙咬了咬,没法打开,我又是动刀又是用剪,一边想着也不知道这酒是不是比放了糖精的柿子醋还要好喝呢?是不是从竹子叶上接下来的露水加工而成,才有了如此美丽的名字?好容易瓶盖松动有个小缝隙,我赶快对着瓶嘴眯了一口——一点也不好喝,就这还叫甜酒呢!忿忿然顺原位放好,那瓶酒最终放的失了效,过年准备拿它待客的爷爷唏嘘不己。家人到最后也不知道那酒是怎么跑了味儿的。我当然是闭紧了嘴巴,关于用刀用剪刀撬瓶的事,至今也没透露一个字……不过从那后见了酒再也不动心了。
        时间到了九十年代,啤酒不知何时悄悄的进入了人们的生活。彼时有很多人腰粗肚大,称为“啤酒肚”,乡亲们有的说不好喝,像泔水,有的说啤酒是液体面包,可解乏能增体力。时值盛夏,我们家也买了一抽子崂山牌啤酒。就着西瓜喝啤酒,老爹笑了,这啤酒咋喝着像马尿一样;黑脸那时是典型的瘦子,他说,喝啤酒是不是能把肚子吹圆,好显得神气一些。我喝了半杯,太难喝。完了还肚涨,打嗝。不妙不妙。
       2008年,一家人旅游,在大连遇上啤酒节,生平第一次放肆了一回,三扎鲜啤加上四小瓶啤酒,让我又哭又笑,飘飘然像神仙一样,还领略了醉酒的诸多难受。

        几年前,喝了两杯二叔自酿的葡萄酒,糖度高,味道特别好,虽然当时醉了,却从此迷上了果酒。山楂酒,蓝莓酒,弥猴桃酒,成为我家酒柜的“常客”。虽嗜酒但量也没多大,只是有了酒瘾似的。
        虽说是酒逢知已千杯少,那也得看情况不是?像我这么低的量,三杯就直接趴下了,与友小聚,高兴就好,不在乎饮了一杯还是几杯。
       父亲近年来也每每小酌一杯,每次回家带上几瓶酒,也能使他高兴几天。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我心宽肚量大,只为怡心罢了。每天小饮一杯,快活似神仙。
发表于 2017-6-27 08: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么低的量,三杯就直接趴下……

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6-27 13:09: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酒太难喝。有的人白酒来一斤,啤酒随便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