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穿越] 杨柏深山探路记之二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8-31 19: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57671040 于 2017-8-31 20:23 编辑

杨柏深山探路记



杨柏大峡谷,如养在深山里的清纯健硕的少女,近几年声名远扬,日渐成为人们休闲,娱乐的去处。我也心心念念地萌发了出游的想法。当你有了想法,近在眼前的目标反而扑朔迷离起来。两次报名,两次因有雨而取消,杨柏似乎在试探着我的诚心。


去年初冬的杨柏行,只在山岭上探路穿越。今年五一节的杨柏行,注定是嬉水游玩,与我梦里萦绕的峡谷约定了最美的遇见。


早晨4点半起床,5点半集合,我的旅途,注定与沉沉的梦一路相伴。随着旅伴们阵阵惊呼,透过车窗向外望去。

但见巍巍高山如一道屏障绵延于眼前。如果说城市里春意太浓,却不知春的脚步因路途遥遥,姗姗来迟于山野峻岭。一丛丛一簇簇的新绿,间或夹杂着不可名状们暗红色的叶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星星点点,生机盎然。山里,早春,清涧,鸟鸣,一群爱着山水,寻踪访野的人们,在清山绿水间,开始了又一次徒步。

开始尽然出乎意料,直接攀高。我好奇地问领队再扬风帆:不是峡谷穿越吗?领队答:上午爬山,下午玩水。我暗想,也是蛮不错的安排。

一条掩映在山间,弯曲且若隐若现的小路,一列随路而蜿蜒的行者,开始了今天的驴程。

爬山是最能检测一个人体力的,不知不觉我已落在了队尾。即使在最后,我依然乐此不彼。行走在山里,身心
与自然融为一体,“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山里蜿蜒的小路,是人们曾经为着生活而留下的印迹,而如今却成为户外爱好者的钟爱。踩着前人的足迹,寻访着我们自己内心的愉悦。一块块荒芜了的田野,在耀眼的阳光下,轻诉着曾经的喧闹。生活终归如此,荒芜--繁盛--荒芜,人生亦如斯,清静--喧嚣--清静, 谁又能逃脱了这一规律?我们也应沉下心来,学自然的厚德与纯朴,在生活的流转中,拥有如如不动的心,以静的目光,迎接变的世界。

无限风光在高处,随着我们的不断拔高,眼前的风景也在移步易景地变幻中。那春归后丰润起来的山峦,绿得蜿蜒从容,绿得随心所欲,层峦叠翠,如聚如矗,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摇曳生姿。

山间荒芜的小路,起伏曲折,人类渐退去了足迹,羊群似乎成了主人,各自划地为王,因而就多了山石树枝拦起的障碍,拦住的羊群,却拦不住“驴群”,或拉或扶,攀援而下。

不知不觉已近中午,一座小小的山庙,直耸而下的陡峭石梯,在不远处
忽隐忽现。“难到是后老龛?”几分熟悉在我心头涌起。去年初冬的杨柏之行,终点正在后老龛,那时疲倦的我,在山下仰望直垂而下的石梯,放弃了攀援而上的心劲。其实每每到一个地方,我总会尽全力去走过,许多地方都是“后会无期”,而现在尽有几分旧友重逢的感觉。不要刻意去走,她总会在你想不到的时间与你不期而遇,这或许也是人生路上的惊喜吧。

后老龛,山的绿与水的碧互相呼映,几分疲惫的我们也变得轻盈起来。在河畔席地而坐,相识的不相识的驴友,开始了丰盛的午餐。

午后阳光炙烤着大地,慵懒倦意顿生。领队再扬风帆前跑后,寻找通往峡谷的山路。几番寻觅,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山谷的小道。乱石杂陈,枯枝当道,我们在亦步亦趋中向下而行。路途是坎坷难行的,却无一人叫苦。我想驴行的乐趣也许正在于此,平淡琐碎的生活,已将我们雕琢成相似的日子,只有走进自然,在艰难的行进中感受另一番快乐吧!

下午的路程漫长而颇带几分危险,领队再扬风帆数次沿着流石去探寻通往峡谷的小道,不甘闲着的驴友们也在尝试着开辟出一条新的驴路。有一段绝壁,仅容半个脚掌,手扒着石壁,小心翼翼地走过,若非有前行驴友的足迹,我想是鲜有几人敢于尝试的。另有一段尺许宽的小道上落满了厚厚的落叶,一侧是山,另一侧
则是稀疏树杆下深深的峡谷,如果脚底一滑,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与我如影相随的儿子,或前或后地相伴而行。他总要走在他认为更合适的位置,以关照我的安全,提醒着我如何行走。在城市中,无数看不见的网遮住了他的眼睛,我似乎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而走进自然,我不仅收获了盛景,还收获了来自孩子满满的关爱。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依然在峡谷上行进,碧涧清流只能在想象中,终是从前方传来无路可走的消息。群主开心客果断地决定原路返回。我虽有几分不甘,但还是随着大流踏上了回归路。再扬风帆同几位驴友继续在乱石中探着路,最终还是放弃了。
在农耕日渐远去的时光里,人类渐渐隐匿了曾经的踪迹,行走在杨柏的大山深处,那蜿蜒延伸的小路,你已分不清它是人道,羊迹,还是水路。纵横交错的小路,终成了外来者不能明白的驴途,才有了我们一次次的探索,迷路,不甘。

大家在一块大的平台处作了短暂的休息,即踏上了归途。

走在宽阔曲折的水泥路上,颇有几分疲惫。行至一处,一验驴友指着一条需仔细端详方能辨别出的小径说:这条小道通往峡谷,这可是条成熟的驴线。走水泥路,或走山谷到
通往乘车点,所消耗的时间是一样的。至此,驴群迅速分为两拨,我自属于走山谷的。如果说前面的所走的路是艰难的,这次的路更胜一筹。我们手脚并用,不知是沿着水路,还是羊道,向下攀爬。走着走着,两条小路呈现在眼前,前面的驴友已不见了踪影,吆喝也不见回应。我们选择了向右而行,走着走着,那条小路在落叶里,杂草中若隐若显,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隐匿了它的踪迹。左向而行的驴友也返了回来,说虽已看到了谷底,却无从飞下绝壁。大家都止住了脚步,思量着下一步如何走。我又前行了一段,那条小道终于消失了。我望着光线暗淡了的松林,几分神秘,几分诡异,几分诱惑,似乎处处是路,却又无路可行。大伙经过协商,一致同意原路返回。山谷里的天色暗的很快,如果不趁着微光走上安全的路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大家迅速地开始返回,手足并用,攀援而上,没有人叫苦叫累。当我们爬到谷口,太阳的余光轻洒在山谷,我们扑通乱跳的心才算安然落地。

回想起这次驴行,几近于一次危险的探路之旅。如果我们贪恋心中的执念,我们终将迷失在夜色中的大山里,面对暗藏的重重危机。

我想驴行的真正成功者,不在于你爬过几座山,走过多远的路,而在于你的每一次安全出行,平安出行。
感谢再扬风帆数次艰辛的探路,感谢同行驴友的互相协助。

难忘的一次驴行路。
期待着与杨柏大峡谷的再次相逢!


4月29日,木沐坪-后老龛--杨柏峡谷探路。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