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唐风散文】留住乡愁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9-6 09: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唐汉 于 2017-9-6 09:11 编辑

留住乡愁
唐风
       故乡的老屋在风雨中化作烟尘,村前承载儿时快乐的小溪,也已流成污水沟,浓重的乡愁一时竟无处可寄,绕村三匝,泥泞中印着我小脚印的路不见了,和我一起去舅老爷地里偷核桃的发小已经故去了,村口在它浓密树荫里打闹的老柳树,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树桩,我的乡愁被陌生感酿成了哀伤。
       早就得知冰河老师把老屋进行了装修,也从任慧文老师文章里得知,那老屋已焕发青春,颇有诗意,今日与程老师、周老师受邀前往,心生许多期待。
雨后空气凉爽清醒,有着熟悉的泥土的芬芳。出城向西,十里,东常村,太多四周新屋,中间荒废的村庄,像脱发人的脑门,心底有一丝小担心,出人意料的是东常村新房旧舍,排列俨然并没有颓败残垣,冰河老师的老屋就掩于其中。
门楼低小,漆黑的对开大门拙朴而亲切,咿呀推开,刹那间想到儿时独自去外村看电影归来,夜深了,母亲只是留着门,咿呀开门声后,母亲问道:回来了;嗯!然后轻轻关门、上销。念及此,等大伙进屋,我又忍不住关住门,仔细观看门后的栓、插,掩上门,从门缝望出去,一如儿时。
两屋六间老式的二层楼,青砖青瓦,檐下用原木通长做成个走廊,两个四角铁质的老式路灯仿佛从上海滩走出来,院子一下有了浪漫而又现代的气息。掀竹帘而入,八仙桌、太师椅,粗布蜡染台布,让人时空恍惚起来。
       儿时初夏的某天,隔着竹帘,我坐在门里奶奶坐在门外,两个穿了线的字钱,你递过来我送过去。
屋里左侧楼梯一角,铸铁蒸笼、缸、翁、盔,右侧花格架上,赫然是旧时盛糖的将军罐,打月饼的月饼模。桩桩件件,仿佛把儿时的记忆按钮斑驳的钉在墙上,只轻轻看一眼,就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奶奶的故事里,母亲的怀抱里。
       另一个屋里当庭是现代感十足的巨大茶几,一架古筝,占据半个屋子,墙上字画走龙飞凤,文化气息陡然浓烈,另半边是两个古旧的木床,一袭雪白唐装风度翩翩的冰河老师介绍,父辈是地道的木匠,这些木床舍不得扔掉。
       其实何止旧床,院子里旧楼剃、旧米缸、巨大的旧铁锅全摆成一行,静静地,靠在墙边。也许这不是简单地恋旧,想来有着更深的情思
       院子里,几畦菜地,茄子、豆角、西红柿、莴笋、小葱,种类繁复,一小池水,几尾鱼,悠闲的游来荡去,把时间也晃悠慢了。
       种菜浇园,品茗饮酒,看鱼游池底,听翠鸣竹外。本以为这是儿女有成自己归乡故园的梦想,不想今日竟然预演了,居然比自己前日回故乡还感觉更亲切、更多情。
多谢冰河老师的妙想和笃行,成就了翠鸣草堂,这个留住乡情乡愁的地方。

发表于 2017-9-6 15: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9-8 15:34: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土墙土院土屋,吱吱呀呀的木门。院里有菜有鸡有狗。这是儿时的记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