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那年的春节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11-14 21:3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年的春节      文/芜铭


    当我静下心来打点人生,如意的事聊聊无己,有味道的还数二00四年的春节。


    我按照祖训七不出门八不回家的习惯,腊月二十五启程到南方过一个春节。到郑州火车站卖好通往贵阳的车票己是下午六点钟了,在候车室等待开车的时刻。二十七晚上到达贵阳市住下旅馆,次日坐赫章县班车,长途远行,一身象散了架似的,真说不清远离故土的滋味。


   到了!一座座峰回路转的山,到了,是对亲人的期盼!第一次体验南北方的差异,来时天寒地冻,顿时万花争艳,果真应验了有名的佳句,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之说。山西的汾酒和醋就是和亲人的见面礼。又一次和舅父拉起了家长,他把制酿的苞谷酒倒的满满的,一斤下肚没有醉意。舅父是一位南下干部,几十年乡音未改,交流比较容易,使我不解的是,从不提回家乡转转,只是提给父母亲立碑,最多的话题就是战爭年代的事,我听得如痴如醉。他讲得绘声绘色,特别是那场西康剿肥更经典,终身难忘。  伴随着零点的钟声,是一家人最欢乐的时候。早己准备好的饭菜己上桌,大哥用黔西的方言唱了一首《祝酒歌》,云雾中的我,难以辩別是送给除夕之夜的祝福,还是另一种深切的含意。    大姐的女儿小辛辛很乖,嚷嚷着老爷要压岁钱,舅父把早己准备好的红包打开,全家三十几口人发个通光,大人小孩都有份,这是一种风俗。
     对面的山星光点点。我好奇地问,舅母用四川的口音说:那是为故去的亲人守岁,那火光是松油灯,听到了吗?那歌声是在相互祝福新年快乐,祖国强大。噢!我会心地点着头。



                                  二00四年于贵州赫章县手记

  
   



































发表于 2017-11-16 17: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康剿肥 (匪)吧?内容不错,溢满亲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6 20:3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老师指点!现在困惑,写稿的时候,发现思维灵敏,用文字时出现差错,几秒以后才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