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冬天里的那些事】漠河陈醋媒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11-15 18:4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gaitian 于 2017-11-15 18:45 编辑

                                                     【冬天里的那些事】漠河陈醋媒

    说起冬天里的那些事,每个人都有。只是菜、米、油、盐、醋各不相同,都是来自生话中的事。生活中的事你有精彩、他有难忘、那么我当然也有些值得回忆了!
    是的,我的那些事不动人,但很多。只是随时间的远去有的已记得不太清楚了,就说一件较清楚的吧!那是八九年的秋末初冬,我在东京城所住的旅店正午休呢,服务员叫开门递给我一纸加急电报,上边就五个干巴巴没有一点情感的字“速漠河计划”。接到这个命令式的电报我只有立即起身了。
    凌晨三点钟,身体特别不适感觉冷的受不了了,把所带的一大包衣裤全部穿到身上后虽稍好了点。但还是睡不着,只好喝热水来缓解。天蒙蒙亮时,依然还是感到冷的我,只好站起来跺踩脚,以缓解寒冷。从坐的车箱向邻车箱跺着脚走去,当到两车箱连接处时终于发现了因由_冰,是冰让我才知道了东京城和大兴安岭的差别,它们虽都是人们说的东北版块,也都同属黑龙江省,但一个是黑龙江省的东南、一个是黑龙江省的西北温差极大,东京城穿毛衣毛裤就行,而漠河必须穿棉衣棉裤,带帽子口罩了。
    快到中午时,车箱温度稍微缓解了点,而我的行程也到了终点_漠河站,初来乍到幸好有太阳,否则,还真找不着北呢。乘公交约三里行程来到祖国最北的县城“西林吉镇”匆匆找了一家个体旅店住下。
    小旅店还真不错。是本县一个小有名气的干部开的,上下两层六个房间,十二张床位,吃住方便。唯一欠的是,一日三餐基本都是大米饭,偶尔吃点面条也是挂面,他们叫“筒子”面。这天我来的运气好,正好中午,赶上了吃筒子面,舀上饭看到厨拒上的山西老陈醋顺手开盖就往碗里倒,“哎,哎哎别动,那可不是饭店的,你也不问怎么随便用呢?”哎哟!这不山西老陈醋吗?我们山西人吃山西老陈醋是自然的呀!你放这……对方打断我的话便追问,“你也是山西的?”嗯,“你”,你是哪里的,“运城,” 晋城的,双方又基本是同时问答对方的了,这问答一下让两个人的距离由千里之遥瞬间缩到迟尺。
    互报姓名、年龄以及到此的事由。他姓秦、名凉、长我十岁,到此和我一样调材,只是,他归属省林产品公司;而我归属省木材公司。长我十岁的他,自然是哥了。之后我呼他秦哥,他唤我陈弟。
  秦哥,名凉,心不凉,是个热肠子人。在西林吉住的时间长了,自个带的有电饭锅,山西醋、山西白面等。他问我会不会做拉面,这可问好了,我还就喜欢吃拉面呢!拉面也是我的拿手戏,只是东北面是春小麦磨的,蒸个馍还可以,要是做拉面那可是河落石蛋孵鸡_(石)不成,之前我在蒙古以尝试过了,所以我和他说:会是会,就是这里的面不能做。他顺手指向放在小木柜上的两个袋子说:“这个是山西小米、那个是山西白面。” 好的,那咱晚上就吃拉面!你喜欢吃什么菜?“鸡蛋西红柿,” 好,这也是我也喜欢二菜之一,另一种是酸菜粉条豆腐了。
    下午,我不顾一路劳顿便到菜市场买菜,菜市场不大,品种也不多,不过鸡蛋、西和柿都有,可全是冰蛋冰球,不慎西红柿掉到了地上,不但没摔坏还弹了起来。
    冰蛋冰球,没有影响家乡的口味,也可能是好长时间没有吃到家乡拉面的缘故,秦哥吃了叁碗,我当然也没有示弱。秦哥来兴要喝酒,我不胜酒力,与他两掽了三杯,秦哥自饮,话像开闸的渠水。
   秦哥在西林吉住的时间长,与林业局的人脉处的很好,这让我也省了不少事,本应二十多天的事,结过两天他就让我返程,我持着怀疑的态度,回返了晋城,结果是刚到单位货也回来了。从此后只要是西林吉林业局与我单位的事,靠秦哥的人脉都是一切的OK了。

发表于 2017-11-18 13:4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