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河东 河西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11-24 09: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yh梁 于 2017-11-24 10:02 编辑

河东 河西

    大清早,荷花的眼皮蹦蹦直跳,果不其然,正要下班时候,便有短信冒了进来,仔细翻看:我是见芳,看见请回话。荷花初时有些恍惚,待回忆半天,才想起,见芳是她初中同学,已近三十年未有联系。突然接到此信息,荷花差点当作一条诈骗信息。
    当下盛行中国的微信实在是方便极了,待互问对方微信号后,荷花拇指一动便添加见芳成为新朋友。页面很快传来如下回应:我通过了你的朋友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荷花心里那个激动呀!立马回复到:见芳,好!页面回复:荷花好。荷花趁势说道:你的手机号告诉我一下!页面立刻回应到:139XXXXXXXX。待荷花一腔热情想要继续聊下去时,三十年未见的朋友在页面打出如下几个字:我出一下门,回来再聊!随后便再无消息。荷花的心情立时便冷了下来,真想骂人,三十年未有联系的同学,刚联系上,却又闪人,实在寡淡的很。果真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好在,有微信当作幌子,屏蔽了荷花单方面的热情。当夜,荷花的手机再无消息进来。
    第二天,正当荷花忙碌手头工作时,突然瞅见自己被见芳拉进了一个群聊,此群名号为XX初中23班。一时间,群里炸了锅,荷花成为众人调侃的对象。
    同学A说:以为你失踪了。
    同学B说:在那里高就?
    荷花有些心虚的回应道:煤炭系统。
   “哎呀,煤老板。。。。。。”
    。。。。。。
    狂轰乱炸一番后,荷花又立刻成为接盘手,一大般同学添加她成为新朋友。正当荷花手忙脚乱应对之际,又一个网名为崔的朋友呼叫荷花回应。
    荷花心生疑惑:请问大名?
    对方回道:我是崔小梅呀!
    听闻此名,荷花的心一下子便乱了,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待过了几分钟后,终于回应道:好久不见,小梅!
    对方立刻回道:有三十年了吧,好久不见,荷花!
    是呀,三十年,沧海桑田!关于崔小梅其人,虽然久无想起,却是扎在荷花心里的一根刺,过往瞬间如同潮水般涌来。
    一九八六年九月,荷花以高出入取线一分的成绩考入市一所重点初中,并在这里认识了同班级的崔小梅。相比于个头蹿多高的荷花,崔小梅则显得有些瘦弱矮小。崔小梅在生活中极其简朴,甚至有些寒酸。后来才知晓,小梅很小的时候父母便已离异,一直跟着母亲辗转生活,后母亲再婚,小梅终于有了一个家。正当小梅以为生活可以稳定下来时,母亲却再次离婚。崔小梅又一次没有了所谓的家。那时候,小梅的生活愈加艰难。从小便乐于助人的荷花便是在那些时日成为小梅最要好的朋友。每逢学校休息日便拉着小梅到家里暂住。初中毕业后,荷花轻松被市内一所重点高中入取。待知晓崔小梅没有合适的学校可去时,荷花则费了好大劲说服父亲帮忙,最终崔小梅和荷花得以进入同一所高中就读。很可惜,上了高中后,荷花选择了文科,而小梅则选择了理科,从此,二人见面的机会少了许多,又因为高二时,荷花生病休学半年之余,渐渐便失了联系。很久以后,从同学处得知,崔小梅顺利考取了外省一所大学。而荷花则考入了本省一所大专院校。至此,二人再无交集,从此成为陌路。而今,骤然得知小梅消息,荷花的内心是矛盾的、纠结的,更是受伤的!荷花这个人,打小善良,总认为帮别人也是在帮自己。可是,自打小梅事件后,她心中有了一个结,当年一份真情施与别人,却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多年来荷花甚至拒绝回忆从前那些过往。
    如今,崔小梅一句,好久不见,如同一声炸雷,将荷花惊醒,且不得不面对。实际上,这些年,荷花曾有过无数次设想同小梅的再次见面,却独独没料到,多年后两人的遇见会是通过网络,这样也好,省去了相遇后的尴尬。不过,荷花倒是相信了缘分一说,虽说多年无音讯,相互间的情分还是有些的。想至此,荷花心下便坦然了许多。
   “现在那里工作?”荷花随口问道。
   “同一系统Z市。”小梅很快做出回复。
    听闻此消息,荷花顿时想起前两天外甥托付打听的事情:外甥大学毕业后刚应聘到Z市煤化工企业,培训期满面临分配,年轻人吗,无外乎想去好一点的单位,今后有一些发展前途。荷花和爱人经多方托人问讯后,至今没有结果。现下,听闻小梅恰好在同一系统,且也在煤化工领域,荷花的精神气顿时如充了鸡血般有了盼头。私下酝酿了好久,荷花终于卯足了劲,同小梅谈起了外甥的事。真是要感谢微信这东西,将荷花的尴尬和无奈掩盖在字里行间。
    。。。。。。
   “XX煤化工有限公司如何?”荷花问道。
   “你指什么?想了解点啥?”小梅回问。
   “对公司具体情况不太清楚,有认识的人没?”荷花终于提到了点上。
   “你将这个公司的名称及公司老总姓甚名谁,明确一下,告诉我”小梅回道。
    。。。。。。
   “认识,同行。”小梅回复。
   “外甥新分配至这个公司,正在培训,想让你帮个忙,分到好一点的单位?”荷花赶紧提出请求,并趁势将外甥的学历简介发到页面上,期间一再感谢小梅上心过问一下此事。
   “好,我明天打电话问问情况”小梅再次回复。
    得到回应的荷花,此时已冷静下来。仔细琢磨小梅字里行间烙着官腔的语气,荷花对小梅的职务产生了深深的疑问,于是,又在页面上敲打出几个字:小梅,现在官至何位?是处长一级的吗?
    过了很久,小梅回应到:哦!
    当下,荷花的心里开始翻江倒海起来,她甚至后悔刚刚同小梅提出帮忙的事。
    夜深沉。
    荷花当天晚上便失眠了。她想起自己忙碌的过往,想起从前,想到如今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第二日,荷花顶着一双熊猫眼到了单位,看见堆积如山的业务,打气精神又投入到工作中去,很快荷花便将头天的事忘在了脑后。
    晚些时候,小梅的头像又活了起来,页面弹出几个字:新分配的大学生按专业分配至不同车间。年轻人,多学点东西,以后上升的机会多的是!
    看到此回复,荷花的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般难受。此时此刻她悔的肠子都青了,为什么要没志气的向小梅张这个嘴呢?
    过了一阵,荷花机械的打出两个字“谢谢。”
    。。。。。。
    接下来的时间,对于小梅的闲聊,荷花再无兴致,简单应付几句以后,便匆匆下线了。
    盯着黑了许久的屏,荷花私下感叹:这网络真是个好东西,让聊天的双方无法窥探各自的心思,更无法看到彼此的表情。虽说有视屏,那又如何,谁又会以真面目示人呢?到底要感谢网络,让荷花看不到当下的小梅,也让小梅看不到现时的荷花。
    三十年,变得岂止有容颜?
    荷花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暗下感叹:这样的结果其实是最好的。如若事情办成,拿什么回报?又将如何面对现如今身居高位的小梅,当初那个穷的连家都没有的同学呢?于其这样,倒不如让她永远欠着这份情更好些!
    善良的荷花从来没有后悔自己当年的施于援手,也相信,小梅能走到今天,更多的是靠其辛苦打拼。所以,冷静下来的荷花悄悄安慰自己:各自安好,便是最好。
    实际上,自从得知小梅的消息以来,荷花早已解开当年的结。如若定要求报,当初又何必施恩呢?
    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又当如何!

发表于 2017-11-26 19:38: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8 14: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又看到美文了,多好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