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父亲爱做饺子馅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2-12 21:29: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心坪 于 2018-2-12 22:32 编辑


        七十年代的男人很少做饭,其实是多数男人可以说根本就不会做饭。父亲其实会做饭,手擀面一绝。男人有力,揉出的面硬。手擀面薄薄的、切的宽宽的,吃起来有嚼头。父亲的烹饪手艺更不差,尤其是做的猪肉饺子馅,父亲很上劲儿,也可以说是精益求精。
         儿时记忆中,父亲在城里工作,做饭的活儿全是母亲一人包揽。但是每逢八月十五中秋节和春节,肉食家务活儿,父亲很是表现积极。第一节假日期,工作人员也要放假。第二母亲不吃肉,而且也不能闻肉的味道。说是小时候吃多伤胃了,从此以后没有口福。所以这项任务也就理所当然的由父亲承担起来。
         在我看来不仅仅是上述客观原因,主观原因还是父亲本身。父亲当兵出身,是个讲究的人,热爱生活,注重品味。母亲一样如此,而且文化高于父亲。两人喜欢喝茶叶水,尤其肉食后,母亲千叮万嘱,也让我们喝一些茶水。说是茶叶水可以祛除油腻,帮助消化。小时候农村家户有茶叶的可以说少的可怜,即便少数家庭或多或少存放一点,也是招待客人而已。印象中的父母亲经常喝茶,我自己感觉他们似乎要比别家孩子的父母有那么一点特别的味道。她们看上去也不是刻意炫耀,喝起茶水来表情自然随和,丝毫没有做作神态。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想起父亲做猪肉饺子馅时候,那种认真的态度,专注的神情,娴熟的动作,历历在目。每逢春节,制作肉馅的家务活儿父亲似乎有蓄势待发之意,好像就盼望着这一天的到来,大显身手一番。先是把吃饭的小桌子搬出院子中央,再把专门做肉的一快长方形木头案板有点吃力的端出来,放在小桌子上,然后一只手提着一把黄色靠背小椅子,轻轻的放在桌子前面。最后返回厨房拿出菜刀和洗好的猪肉,这才正儿八经的坐下来,去掉猪皮,一刀一刀的切肉。我是站在旁边,随时准备帮忙打下手。父亲一边切肉,一边说道,肉分横顺,否则切的费劲儿。看上去自言自语,实质上也是提醒未成年的女儿,将来做个好主妇。肉块切后,粉嫩的一堆肉块整整齐齐的堆在案板上,父亲便拿来一些报纸,垫在案板四周,生怕剁肉馅的时候,不听话的肉沫随意四溅。稍坐片刻,父亲手操着看上去有点笨重的老式铁菜刀,一会儿左手,一会儿右手,一会儿双手紧握,用力“蹦蹦蹦”的左右交替粉碎着肉片。快成肉泥形状, 吩咐我清洗葱姜蒜。母亲则在厨房用刨床刨白萝卜,炒花椒大料,这也是饺子馅中母亲唯一的协助。差不多时候,父亲像指挥官一样:好了,上料。一声令下,我和母亲各自把备好的辅料恭恭敬敬的呈现到父亲面前。葱姜蒜、萝卜条、花椒大料面、食盐、味精、香油、老黑酱,应有尽有。父亲把所有的材料搅拌均匀,菜刀上下左右翻动,把美味的饺子馅用菜刀磨的平整光亮,装入盘子,脸上流露出胜利的笑容。
        母亲饺子面也和好了,父母一起包饺子,我负责捣蒜,香气四溢的饺子味道从锅中缓缓飘出,父亲第一个品尝:真香!年夜饺子就此拉开了序幕。


发表于 2018-2-13 23: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