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春踏“道宝河”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5-1 17: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七色虹 于 2018-5-7 10:59 编辑

春踏“道宝河”
         “五一”放假前,几个初中同学就微信相约,假期春游“道宝河”。四月三十日这天,我们按照约定在晋济高速服务区会合。会合后,我才知道,同学们不仅约到专业摄影师---王慧敏的爱人赵国忠老师,还约到了我们初中班主任李国太老师,看不我们定然不虚此行。
      “道宝河”以前似乎并不出名,近几年来却有点名声大燥。打开网页,输入“道宝河”,马上就闪现出那美丽得让人心颤的石头梯田。那条条金黄色的麦浪、那条条黄澄澄清新得让人眼晕的油菜花,在那整面整面的山坡上肆意招摇。那一道道用石头垒成的梯田,那一座座用“巨石”砌成的石屋,足以让人心头震撼,晋城还有这么美的地方?
      从“晋城南”上高速,从“犁川出口”下,领头车打开导航,我们一路尾随。“道宝河”指示牌不太显眼,我们竟擦肩而过。前方修路,路中央设有路障,经询问才知我们已错过路口。我们又原路折回,“道宝河”指示牌不大,还设在公路转弯处,怪不得我们一行三车竟无一人发现。从指示牌处拐入,一路穿过数个村庄,路面狭窄,转弯又多,一路难行。到达“道宝河”附近,又在修路,更是难走。坐在越野车上,还能听到路面擦蹭车辆底盘的声音。
      “道宝河”地处晋城与河南交界处,本是穷乡僻壤之地,从那高山,从那崎岖小道即可看出。村子建在山底,一条山泉从山里流出,从村子中央穿过。其实,说村子沿河而建更为恰当。河水不大,但十分清澈。水中那黑压压的蝌蚪,印证着这水质十分优良。水从石板上流过,水中没有一粒沙子。那清晰的涓涓细流中,除了一些天然的生物生活其中,绝对找不到任何人类的污染物。
      我们一行三车八人,车辆停靠稳妥后,定好了“农家乐”,共同约定先上山看景,下午再村中探宝。
      登山小道上,我们暂时告别那些让人心生震撼的石屋、石桥等。我们沿路而上,说是路,其实有一大段就是河道。 “有水为河,无水为路”,在许多地方确实有这样的存在。但在这儿似乎更为奇巧,右侧石板宽整,为路;左侧石板低凹,为渠。一股山泉,在渠中极速流过。村里人说,这山泉一年四季,天天如此。要是下大雨,山洪下泄,那河道更为壮观。不过不要操心泥石流,整座大山,都是石头,再加上山上植被很好。那仅有的泥土,也被世世代代的先人们用石头围堵得严严实实,难以流出。
      出了河道,走到了石头梯田的前面。今年的梯田没有种麦,也没有种油菜,那网页上摄人心魄的美丽画面,是看不到了。但那梯田外面黑漆漆的用石头修葺而成的梯田石墙,也足于让人动容。这条状的梯田,一层又一层,看上去足有十几层,几十米高。人站在河道里,是看不到土壤的。展现在人类眼前的,不是田地,更像一道巨大石墙。石墙灰暗,和巨大山体浑然一体。要不是看到那上面劳作的人,有谁能想到这就是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这石头的打制、搬运、垒砌,若没有愚公愚山的精神,是绝难能做到的。
      登山的路,崎岖狭窄,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的名句---“这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这说成了路,其实更多的是下泄山间雨水的河道而已。河道天然而成,登山小道也是天然而生。再往山上走,密林深处,才能发现行人脚踏形成的小道痕迹。我们弯腰弓背,在许多地方是无法站立的,上面的许多灌木带刺,扎上去生疼。脚下流石遍地,一不小心就有打趔趄的可能。在一狭窄处, “小家伙”一脚踏空,身子掉了下去,好在沟不深,树木阻挡又多,我和另外一个同学把他拉了上来,一场虚惊。
      好不容易到达山顶,豁然开朗,一块不大的空地闪现面前。同学几个,寻找照相绝佳之处。我们这一行人王慧敏的爱人赵国忠老师可是照相的专业人士,像照得好,文字也写得好,他做的美篇让人很是享受。大多数人以为到此这该下山了,可赵老师说山的另一侧山底更有好风景!挡不住诱惑,暂短休息,我们又钻入另一侧山体的密林。
      这一侧的小道更是艰难,灌木林更低、更密,看来这一侧游人踏至稀少。所过之处,看到树上系的数个红布条,上面留有 “骑行者”字迹,看来这就是传说中驴友们的路标了。这一侧山体的路很是难行,许多地方我们都是小心翼翼,腰也弯得更低,头顶那根根带刺的灌木枝可不是好惹的。还好,行人踏至的路面还好辨认,只是难行。
      许久,钻出密林,看到一个荒芜人烟的空村子。石板路中央,有一口水井,也许应该叫水窖。这石头山,能打出水?留存雨水到是极有可能的。空空荡荡的村子,几座石头房大都已坍塌,但那石头圈里厚厚的羊粪,似乎在说明这里不久以前曾有人类活动。赵老师在已坍塌大半仅剩山墙的石屋前面为大家留了影,继续前行。
      路过几座废弃的工程房,下了一段山坡,放眼望去,晋济高速上著名的斜拉大吊桥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我们的脚下已成绝壁,再想下去,恐怕十分危险!我们处在半山腰,距大桥较远,又在上面,和网上图片相比,没有领略到它的巍峨气势。但见两条高速路面从巨大的山体山腰中钻出,也足见“人定胜天”的工程场面。
     原路返回,艰难险阻,同学们停歇数次,我也略显腿肚抽筋。同学们相互打气,到是赵老师功夫了得,身上背了一个照相的大家伙,一路也没见他口中喊累。“小家伙”也很值得夸赞,喝了两、三瓶水,一路坚持到底,还老走在前面。
     返至“农家乐”,喝了两碗面汤,又吃了河洛,休息了好一段时间,人们大都才缓过劲来。赵老师又背起了大家伙:“走,村中探宝去。” 一声吆喝,我们又出发了。
     沿村中河道顺流而上,一座石屋面前,坐有几个位村民。“老师傅,这石屋是什时候建的?”“这大都有五、六百年了。”一位穿着红色T恤的老者答到。“你们这梯田,都是农业学大寨时修得?”“学大寨时没有修多少,这都是老祖们修的,都几百年了。我今年七十二了,在村里当了四十年支书,那村上面的大礼堂是我带头修的,旁的大都几百年历史了。”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和村民们搭讪着,还真交谈出这个村子的许多历史。
      我们进入石屋,这是座两进院落。院子不大,房屋墙体是石头砌的,院子是石头铺的,就连那厨房做饭的火都是用石头垒成的,看上去粗糙,但结实得很,再过几百年,它们定然还是这个模样。
     我们沿河道边的石级上达河岸,河岸两边大都是石头老屋。许多石头老屋的墙体与河岸相齐,但墙体边却有一条能通行的小路。诧异间,弯腰俯视,才发现房主在石屋山墙里压了一遛石板,石板有半截压在墙里,另半截腾空搁在外面,仿佛一条栈道从屋边架过。石屋主人把地面运用到了最大,还留有一条便于通告的小道,真是把智慧运用到了极致!
     几座古老的石屋,凑到一起,便形成了一条古老的石屋老巷。石屋的墙体没有后来修房所用的白灰,只是简单用黄土和成的泥充塞其间。难以想象,石块垒砌而成的石屋,几百年风雨飘摇中竟然屹立至今;几百年了,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仍居住其中。再过几百年,主人不知又要更替多少代,它们也许还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它们就是历史!
     和“农家乐”老板娘交谈得知,“道宝河”的“道”本为“盗”字,历史上曾流传该村因藏有大量军饷被盗而得名。后人感觉“盗”字不雅,而改为“道宝河”。历史是否真有其事,不需探讨,但生活在这里的先人们,祖祖辈辈用“愚公愚山”的精神造就的这一具有地域文化特色的古老村落,作为历史的见证保留了下来。这是一种精神!
     “道宝河”大山环村,葱郁翠绿,那是它的秀;石头梯田,气势恢宏;石屋、石桥、石路、石碾,厚重得皆让人心生震撼,那是它的魂;山泉甘甜清澈,四季如注,那是它的灵!“道宝河”是一段历史的见证,更是一种精神的传承!“道宝河”的先人们正是用这种不甘现状的精神才造就这种浓郁的地方风貌。要展现这浓郁的地方风貌,要流芳这改天换地的不屈精神,“道宝河”大有潜力可挖!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