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拾 粪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9-30 09: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石人山 于 2018-9-30 09:27 编辑

                      拾  粪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大概也就是六、七岁的样子,我学会了拾粪,无论是牛羊粪,还是骡马粪,甚至是鸡和狗的粪便,都是我拾拣的目标。为什么拾粪?不仅是大人和老师的要求,更重要的是能换到糖块吃。
    我和村里的小伙伴聚结在一起,提上一只小箩筐,从村中开始寻找可拾的粪便,一直寻找到村外的田野,寻找到茂密的山林,寻找到山头的岩壁。我们不分春夏秋冬,顶着炎炎的烈日,冒着嗖嗖的寒风,把装满粪便的箩筐背回到村里,交给村里负责收粪的会计。会计用一把发黑称杆,一个生锈的铁铊,算计出粪便的重量,并记载到一个白皮本子的上面,之后按照拾粪多少,分发给我们能与石头比硬的糖块。这些糖块是否可以体现粪便的价值,,我们弄不清楚,也没想要弄清楚。我们所有的兴趣都只在糖块上,含在嘴里头的那种感觉与自豪,简直是太幸福了。
    六十年代的时候,化肥还没有走进村庄,特别是象我们这种山庄窝铺的地方。地里的庄稼全靠农家肥料来当家,农家肥料里当仁不让的当然是粪便了,庄稼人非常看重粪便的肥效,尤如考古者看重化石的价值。牛羊牲口的粪便主要是在圏里面来收集,但是牛羊牲口不会二十四个小时关在圏子里,牛羊要出去放牧,牲口要上路干活,随地拉屎撒尿是谁也管不了的事情,最好的办法是把粪便拣回来,拾粪的事情对还不会干农活的孩子来说,也许是最为合适不过了。
     拾粪是一个简单的过程,但要拾到更多的粪便却也不那么容易。粪便越拣越少,道路两边的野草都因营养不良而直不起腰来。开始拾粪的时候,我们多是结伴而行,后来便各行其道,粪便资源已经不能满足共享,在那个时候,看到一堆粪便,就象看见了亲爹似的。
     为了拾粪,我经常拦住出坡的羊群,让它放下夹在屁眼里的臭臭。为了拾粪,我时常跟着黄牛的屁股披荆斩棘,开心地接住冒着热气的屎屎。为了拾粪,我不择时机地尾随赶脚的牲口,企盼着能拣到金色的蛋蛋。
    多少年过去了,我对儿时的拾粪经历总也难以忘怀,不是因为我为秋的收获增添了微溥之力,而是那糖块的味道在我的嘴里不肯离去。我儿时的拾粪生活,给现在的孩子讲来,如同是童话里的故事。
     如今各种化学肥料铺天盖野,地里的庄稼已是无可选择,农家肥料成了田地里的奢侈品。农家肥料当家长出的粮食,成了“高、大、上”产品,离普通百姓的餐桌愈来愈远。
     我已进入暮年,重温旧时的梦乡,村庄已是人去屋空,猪羊牛马,无处寻觅。当年拾粪的山路小道,已是荒草掩面,欲哭无泪,欲说还休。
      不是在此时,也不知在何时,拾粪的岁月还能回到我的山庄。

                                                                                                                                                                                二0一八年九月三十日于风苑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