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冬的歌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18-10-24 21: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读。 于 2018-10-27 10:42 编辑

冬的歌
    雪傲梅,风为煤,就此不低眉。当秋的表演结束之时,冬就要拉开帷幕,准备登场。一场秋天过后留给它的,就是一个空旷的不能再空旷的大舞台,或许,也只有这么空旷的大的舞台,才勉强配得上冬的出场。
    因为我是北方人,在这里,冬每每出场都要先渲染一个隆重的场景,它把温度摁的很低,它的到来对好多生命来说,是惨痛的。无数的生命要在它面前低下不愿意低的头。它总是这样,以强硬的姿态到来,压的你喘不过气来。之后伴随来到的就是狂啸干燥的北风,迎面而过,皮肤都快要干裂。接着,雨在空中凝结成结晶,以雪花的形式飘落。这个舞台上,这就是最大主角,北方世界都不得不看它的演出,所有的清场,开场,拉幕,铺垫,一切工作,只为主角登场。一场漫无边际的雪,或许在你呼呼大睡时候,它就已悄悄的登场,总想来点惊喜,于是有“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错觉。一早起来,雪白的世界就已经出现在你的面前。雪花片片飘落,呼啸而过的北风就是它的伴奏,盛大的演出就这样庄重,严肃的开始了。
    可是,总有个别,他总是有勇气和气魄要挑战它。不信你看吧,梅花就高昂的抬着他们的头,在寒风刺骨之中骄傲的绽放,他不会低眉,也不知道怎么放弃。就是这样,每当其他生物放弃抵抗之时,他总会站出来。或许他并不是想要炫耀什么,只是看不惯冬的那种“傲慢和无礼”,并且想证明生命的存在。生命就是这样,你自己越是顽强,别人就越是拿你没有办法。不管冬的如何威逼利诱,梅就是要在这里谱写最美的赞歌,无奈,直到冬的离场,也没能让他屈服。也就是等到冬的谢幕,他也才会默默退场,将这个火炬和舞台交给那些新的接班的生命。他想低调,不喜欢亮眼,不喜欢与世界争闹,可是理解的人又有多少,他没有像牡丹,玫瑰一样的万花丛中夺魁,好多的人笑话他懦弱,不敢与世界争雄。这些,他都不在乎,因为,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也无需向他们解释。他需要的是可以理解他,可以静静的在背后支持他的人,在这个人到来之前,他都会一直骄傲的活着。
    在这场漫无边际的雪的洗礼过后,没有那么多时间抱怨,你必须马不停蹄的收拾残局。悲伤逆流成河有什么用呢?生活还要继续,而且还要更加精彩。所以每天都要寻找敌手,余生那么长,没有敌手该有多寂寞,多孤独。漫漫长路,谁的旅途不经历冬,没有冬,又怎么会有春的生机盎然。记得朱光潜说过,我们所居住的世界是最完美的,就是因为它是最不完美的。正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完美,才给了我们无限的可能和动力。
    云遮月,星河亮,诺下藏风葬。在这个舞台上,我们自己就是主角,不要被它的气势压倒,始终自强,撑船过海,追寻梦想,余生还长,何必慌张。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新手帮助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